晨述丨打石膏也只休息了3天 “巨能练”的嘉定女孩范忆琳要带着新难度去东京为国战斗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9-13 07:57

  这个月初的体操全冠赛,范忆琳上演了18年的赛场首秀。伤愈复出重登赛场的她,首秀便摘下了桂冠,证明自己重返巅峰。

  伤病和失利永远是体育竞技绕不开的话题。在里约她失利过,今年她受伤过,这让绰号已经是“巨能练”的她在如今的训练中更加刻苦。谈到自己的体操生涯,她说生活已经被体操填满,但做出这样的抉择她并不后悔——“我没觉得我错过很多人生,得到的肯定更多。”

正文4489字,深度阅读约需9分钟

9月8日上午,范忆琳扎着马尾、穿着白色T恤,背着双肩包走进交大闵行校区新行政楼往来的报到人群中,就像走错地方的中学生。

谁能想到这个身高不到1米5的小丫头,会是世界冠军,是闪亮在奥运赛场的体操运动员呢?

  控体重几天不让吃喝

  说是抑郁也没有问题

范忆琳即将入读的,是交大经济管理学院的人力资源专业。姚明、刘国梁、马龙、许昕都算是师兄,当然还有体操队的大师姐眭禄。伦敦奥运会后眭禄到交大读书,如今研究生都快毕业了。范忆琳选择人力资源专业很大程度上就因为“禄姐读的是这个”,当然她自己也觉得“这个专业适合一点”。

怎么个适合法,其实范忆琳也没有概念。大学里的专业她并没有深入研究,只觉得应该多学点知识,退役后要把本科上完。如果大学里有“烘焙”这个专业,范忆琳肯定果断报名了,这是她最大的爱好。“都说吃甜食让人开心,自己不能吃,看着大家吃得开心,我也开心。”

范忆琳说,她属于“一歇容易发胖型”,半天不练体重就上去了。控体重的时候什么都不能干,就找点自己喜欢的事情干干。牛奶冻成冰沙,随便加点水果就很好吃。越不让吃,越是在吃的上面动脑筋,范忆琳说的没错——她逆反

最逆反的时候是2014年11月-2015年初那几个月,15岁的范忆琳到了发育阶段,再加上受伤休息了半个月,训练不系统,体重涨得比较快。教练天天盯着体重秤,给范忆琳定的标准是37公斤,但她迟迟降不下来。

我已经下来6斤了,就用了3天。开始当然很好减,但我很不舒服啊。你又不让我吃,连水都不让我喝的话,当然肯定会想死的感觉。但教练急于看到那个数字,我就觉得我已经下来6斤了,你可以让我停一段时间。但他们还要让我继续往下降,我就会很累,练不动。他们看到我练不动,就说我体重重了,但这是(因为)疲劳。后来还让我下(体重),他们就说,“啊,怎么下你体重就这么难。”就这么说。我就开始自暴自弃,上来5斤下去5斤,可能幅度没有那么夸张,一天之内3斤范围。

已经是4年前的事了,小丫头仍止不住碎碎念。

作为一年365天都在下决心减肥的听众,我太知道不让吃饭对情绪的影响了,也凭着自己丰富的经验点头附和说“恩,我每天早上也能轻3斤”。但范忆琳说,“正常人是这样,但我们体操、跳水这些控体重控得严的,可能睡一觉都不减的,代谢不好。”

生理问题引发情绪问题,回想着那阵子的自己,范忆琳皱着眉,却笑了,

叛逆。他们(报道)写抑郁也没有问题。当时一个组里面大家都练得好好的,教练天天就盯着我。比如说我练不好,教练就发脾气说:“你们都得盯着她 不能让她吃。”队员肯定也会烦我呀,她们自己也要训练,盯我干嘛呢?都是同样年纪的小姑娘,也不懂该怎么处理,我肯定就喜欢一个人,就这样。

其实,这之后没多久,范忆琳的体重就达标了。“训练进入正轨,正常吃、正常训练,就不会那么难。”但真正结束这段阴霾,还是后来在比赛中拿了成绩。自己长了信心,教练见她完成动作有质量,便也不再紧抠数字。如今范忆琳的体重已“高达”42公斤,但身体能力能负荷,训练也有自觉性,“控体重”再也不是问题。

  小事儿自己管

  难题找姐姐

范忆琳的爸爸范炳柱知道这些,已经是范忆琳憋了几个月,终于爆发说“不想练”的时候了。她说自己从小就这样,被爸爸送去练体操,虽然没有很喜欢,但也不会说。当下的情绪总是自己当下压过去,来回几下实在压不下去了,才说出来。“5、6岁开始一个星期才接回家一次,所以很多事都是我自己做决定。”范忆琳觉得,大事儿队里管着,小事儿她习惯自己安排了,也就不太向爸爸禀报。

真遇到问题,范忆琳会求助“姐姐”。难得国家队给了一天半的假到大学报到,她一落脚就赴了以前上海队姐姐的约。陪她交大报名的,则是另一个姐姐。她的微信里,连幼儿园大一两届、一起练体操的姐姐都还有联系。国家队的师姐眭禄,因为差着两个奥运周期,其实交集很少。“小时候(看她)就是崇拜,觉得这姐姐好厉害,能参加世锦赛。”

  

  眭禄成为了范忆琳的榜样

范忆琳说自己接触不到圈外的朋友,虽然一路到国家队身边熟悉的身影越来越少,但知心的朋友一两个足够了,她并不孤单。有不开心的事,她也会和朋友说。“找这些姐姐?”“也有小哥哥。”范忆琳调皮地笑着。

我可能只是找人说一下,可能也没多大事,但我得对着个人,不能真去找个树洞。他们也会抱怨,但感觉到我真的伤心的时候,他们会帮我把思想梳开:为什么教练会生气,当时你应该怎样怎样……如果你已经跟教练有了对立情绪,思想不统一,有个人帮你分析还是很好的,不一定每个结都能自己打开。他们经历过这些,有经验还是很好的。

  现在空翻还是懵

  好在不会脸着地了

都知道练体操苦,4、5岁的年纪早上6点在体操房练单脚跳,要跳几千下。这是我见过的。范忆琳说她最大的童年阴影来自跑圈,跑不到时间重来、跑不到时间重来……“7-9岁那段时间是最痛苦的,又要练能力,又要练技术。”

而且学空翻的时候,她也会害怕。“有些人本体感觉比较好,自己玩玩就玩出来了,都不用教练保护。我的空中感觉不是很好,空翻不知道自己会翻到哪儿。”但害怕也没办法,教练可不会放过你,“逃不了就得练,哭着哭着反正就出来了。”

  

  苦练造就了如今的范忆琳

范忆琳说,她的感觉不好,是真不好。不会因为今天做成功了,身体就有记忆,就有安全感。第二天还是懵的。甚至到现在,她也还是懵。

只要是有一阵子没做,就是没感觉,一头倒进去。好在现在大了,至少会自我保护,真的不清楚翻了多少就多翻一点,至少不要脸着地。但其实就是因为你对这个动作感觉不好,才会明明可以完成,非要(紧张得)在空中就把腿打开,直接趴在地上。

每个人天赋能力不一样。范忆琳说,自己能进国家队、参加奥运会,是真的靠练的。身旁的“姐姐”也在这里补充道:“你问问她国家队外号叫什么?‘巨能练’,靠数量堆积出来的。”范忆琳觉得自己也有幸运之处,“还好我不是玻璃人,练一下就受伤那种。我也受过伤,手骨折、脚骨折,骨头长好了不是太大问题。”

但今年年初队测的时候,范忆琳膝盖韧带撕裂、半月板也伤了,这还是威胁到了她的运动生涯——有的选手因此告别了赛场,也有的状态一去不返。

  

  几乎整条腿都绑着绷带

伤病达到了手术的程度,但范忆琳再三权衡,选择了保守治疗。一条腿固定不能动,她在房间里待了3天,然后拄着拐去康复中心练,不练身体机能要退化,后面恢复会更困难。一周后去体操房练倒立,一个月后固定终于拆了。

9月7日的全国体操冠军赛,她拿出了去年世锦赛夺冠的套路,尤其是顺利完成了自己名字命名的后摆转体180成团身后空翻两周下,以14.967分夺冠,宣告成功复出。

  

  今年首秀她便摘下桂冠

6个月重回巅峰,算是恢复得蛮快的,但范忆琳说,任务都在眼前,自己不去抓住可就没了。“亚运会已经错过了,没赶上队测。现在讲究公平公正公开,要拿数据去说话。我也不想很赶,赶得太急再受伤怎么办?”但这次冠军赛的冠军,给了范忆琳很大的信心,更重要是适应。在10月世界杯之前,赛场的感觉回来了。

下一阶段,范忆琳的主要目标是世界杯拿成绩,从而获取奥运资格。然后就能放心去发展难度,“休息了半年,原本发展难度的计划耽误了。新动作是我从来没做过的类型,得重新去学、得有时间练。”

  生活已被体操占满

  备战东京不想留遗憾

范忆琳的终极目标,当然是2020东京奥运会。东京奥运会的体操团体赛改赛制为“4+2”,2位个人选手的成绩不计入团体分,范忆琳就要靠自己高低杠的王牌去拼那个“2”。

我特别想备战。里约奥运会没能进决赛,是不够努力也好,其他因素也好,我想用这两年备战的这个过程,去弥补那个遗憾。但最后真要是没选上也不会觉得天塌下来,队里的每个人都特别努力。其他人真的能上,我是真的挺替别人开心。

  

  范忆琳在里约的经历有些可惜

范忆琳说到那两个“真的”,咬得特别重,特别强调。至于她自己,“体操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享受好了,努力过了,没有遗憾就行。”

为了一个新奥运周期,范忆琳自愿把时间都交给体操。一三五、二四六,三个全天,三个半天。全天就是6点出早操,上午8点-11点半训练,下午3点到6点半训练;半天也需要练4个半小时。手机周一到周六没收,星期天也不能出门,哪怕范忆琳已经是19岁的“大人”了,依然要服从体操队的规定。

因为要看白天的技术录像,她们被允许使用PAD,但9点半PAD也会收上去。这之前治疗、吃饭、洗完澡,已经9点;这之后就也只有睡觉,等着迎接第二天的训练……而那个半天,体操队经常会安排语数英还有法律、心理课,“一上课就没有治疗的时间,上完之后赶紧回房间睡觉,第二天又是一个全天。”所以范忆琳说,一不上课,大家都还蛮开心的,就在房间睡觉。可不是吗?这么满的日程表,听着都觉得累。

“他们有些人没事儿看书,我真的看不进去,睡觉的时间都不够。我小时候还喜欢做手工、刺绣,现在宁愿发呆都不愿意干别的事情,真的太累。”范忆琳说。这也是她把唯一一个休息天贡献给烘焙的原因,哪儿都不想去,在家捣鼓甜品,想怎么来就怎么来,脑子才能完全放松。

范忆琳说,体育这个圈子里,真的看不出来一个人在赛场背后的东西。我一直在这个圈子里,看着有的选手受伤再复出、再受伤再复出……我去坚持是我自己的事情,但看到别人的坚持则是另外一种感觉。

范忆琳特别佩服“拉里萨”,罗马尼亚体操名将约尔达切。她曾率罗马尼亚女队在伦敦奥运会上拿到团体铜牌,个人赛却遭遇连续3年世界大赛平衡木决赛小翻后团360掉下器械的打击。反复的伤病更是让她无缘里约,范忆琳说,“你看着她会特别心疼。”当然还有丘索维金娜,“丘妈就更不用说了,她是让人……是让全世界都看见她的努力。”

  

  约尔达切

“你希望自己是运动生涯很长的人吗?”我问。

我没有给自己定时间。如果没有能力了,也就不要硬撑。但现在我还有这个价值在,我就一定要去比去拼。国家培养你那么久,你不能退缩;要你站出来,你就不能退缩。

范忆琳说这话的时候,真像个战士。虽然肩膀窄窄的、薄薄的,整个人都瘦瘦小小的,但表情和眼神都透着坚决,很有力量。

“每一次代表国家出发去比赛的时候,都觉得很光荣。一个团队出去,感觉是一个大国的形象,每次出去都想要特别长脸。”范忆琳说,至于自己表现如何,年龄越大她想得越少,“上场想的就是把第一个动作做好,想的特别简单,下了场地也不会看别人。那句话说得很对,你最强的对手就是你自己,不需要看别人,只要把自己做好了,裁判一定会看到。”

回顾自己的体操生涯,范忆琳说,失去了很多东西,失去了……她在心里历数自己的失去,但很快就决定忽略不计,“我没觉得我错过很多人生,得到的肯定更多。”

于是上个月,范忆琳请了一天假,回到嘉定出席“范忆琳运动馆”的揭牌。

美国等发达国家已经把体操作为生活的一部分,中国家长还认为体操是个特别苦的项目,不愿意让孩子练。但我想开这样一个类似国外的俱乐部,让孩子们先玩起来。完成一个动作,对于孩子来说,是增加了一份信心。他想去完成动作,这就是运动员跟普通人不一样的地方,特别有信心。

范忆琳运动馆,也邀请了“姐姐”加盟,“她可以翻空翻,小朋友很开心”。还有她幼儿园的老师,当年培养她,现在继续来教小朋友。

“如果经营得比较好,我还想开甜品店。”这才是范忆琳的理想人生模式。当然大学肯定要读的,课本已经拿到,只是奥运任务当前,如果学校没办法在寒暑假送教到北京,她也只能2020年之后才正式上课。

撰文: 王嫣

图片: 范忆琳微博、网络

编辑: 陈庚

  本文版权归新闻晨报体育所有,侵权必究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