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涉徐翔案,今遇落马金融大鳄,中弘深陷资金危局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5-10 17:22

曾涉徐翔案,今遇落马金融大鳄,中弘深陷资金危局

2018-05-10 15:43来源:腾讯证券并购重组/资金链/徐翔

原标题:曾涉徐翔案,今遇落马金融大鳄,中弘深陷资金危局

深陷资金链困局的中弘股份前途扑朔迷离,中弘股份实控人王永红的江西老乡、中国华融前董事长赖小民被调查,使得中弘股份的处境雪上加霜。

▲王永红曾出席一场活动

金融大鳄倒下,牵出了他的老乡们。

中国华融前董事长赖小民接受调查已近一月。在这期间,王永红实际控制的中弘股份,如临深渊。市场众多传言指出,王永红与赖小民交集颇多,二人为江西老乡,并且曾在同一个商会任职。

中弘股份不仅是华融的客户之一,市界还梳理发现,中弘股份在资本市场的动作背后,时常隐约出现赖小民治下的华融系身影。

近期,中弘股份资金链问题愈发严重。5月8日,中弘股份发布公告称,截至2017年末,公司借款余额283.36亿元。2017年公司累计新增借款103.68亿元,超过2016年末净资产。

资金链危局前夜,中弘股份经历了什么?

“爱打扮、赶时髦”,中弘曾涉徐翔案

中弘股份实控人王永红有些神秘,也有些传奇。公开信息显示,王永红早在2017年就已经到香港筹集资金解决公司资金链问题。

5月9日,中弘股份投资者关系部门相关人士对市界(ID:newsseeker)表示:“王永红先生现在一直在忙重组的事情,他的具体行程我们暂时不掌握。”

王永红,江西宜春人,早年经营加油站业务,随后打包卖给中石化赚得人生第一桶金,后来进军房地产行业获益颇丰。

他主导开发的房地产项目,最为外界熟知的包括北京朝阳区的北京像素项目。有媒体预测,这一项目就至少让王永红获益50亿元。

▲中弘北京像素项目

房地产赚钱容易,却也有几分辛苦。

2010年,中弘股份通过*ST科苑借壳上市。上市后,经管专业出身的王永红不再满足于与钢筋水泥为伍,索性一头扎进了具有更广阔天地的资本市场,历经搏击,浮沉至今。

中弘股份的“财技”突出,爱打扮、赶时髦是其早已闻名市场的特点之一。

自2012年始,中弘股份几乎每年“开拓”一个新市场。2012年参与矿业投资,2013年进军手游,2014年联合上影集团投资170亿元打造浙江安吉影视产业园……

与此同时,王永红开始通过减持中弘股份的股票频繁套现。

2017年6月5日,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根据徐翔案的法院判决书及协会自身的调查情况,公开发布了一份纪律处分决定书,披露了徐翔犯操纵证券市场罪的一些细节。

比如,在2010年至2015年间,徐翔单独或伙同他人,先后与13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或者实际控制人合谋操纵股票交易。先是由上市公司择机发布利好消息,引入热点题材,然后由徐翔拉升股价,继而双方合谋高位套现,最后利益分成。

中弘股份正是徐翔案涉及的13家上市公司之一,时任董事长王永红、董秘金某也位列涉案的23名上市公司高管之列。

2016年8月,王永红辞去中弘股份董事长等职务,退出董事会。中弘股份法人由王永红变更为王继红,公告显示王永红、王继红为兄弟关系。

如今回头来看,市场各方才明白中弘股份当年的开疆拓土不过是镜花水月。手游再无投入,影视产业园项目被爆部分停工……

“开疆拓土”引发资金链危机

其实不仅是影视产业园项目部分停工这般简单,由这个不起眼的事件激发的多米诺骨牌效应还引发了一起中弘股份始料未及的债务风波。

2017年12月,中弘股份下属子公司浙江新奇世界影视文化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浙江新奇世界)债务利息违约的消息传出。中弘股份很快发布澄清公告,称这是由于浙江新奇世界资金安排不合理,未能如期支付利息导致,目前已通过积极筹措全额支付了利息。

市场并不看好这份澄清,中弘偿债能力屡遭质疑。中弘集团持有的中弘股份全部股份多次被司法轮候冻结。

中弘股份2018年4月27日发布的年度报告也显示,2017年度公司亏损25.11亿元。中弘股份也已陷入资金困境,深交所发函要求公司就银行账户冻结情况、资产受限情况、是否存在未披露的诉讼、仲裁事项等作出说明。

▲中弘股份 2017 年财报

根据最新公告数据显示,中弘股份及下属控股子公司新增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为11.14亿元,累计逾期债务合计金额为22.7亿元,全部为各类借款。

祸不单行。大公国际下调了中弘股份的信用评级。大公国际认为,中弘股份提供的偿债资金存疑,财务管理不规范。

事实上,中弘陷入债务风波与王永红在资本市场的激进作风息息相关。

2015年,中弘股份宣布“A+3”战略,转型进军文旅地产,即一家A股上市公司加三家境外上市公司。王永红的计划是以中弘的旅游地产为主线,靠互联网金融和在线旅游平台来盘活,并通过收购一些境外公司来运营这些平台。

自此,中弘先后收购了H股的中玺国际(前称卓高集团)和开易控股(KEE)、新加坡上市公司“亚洲旅游”,并与仟金所达成战略合作。

有媒体统计称,近10年来,中弘在股权投资并购上的动作多达40起。

对于目前公司资金链危机,中弘股份上述人士对市界表示:“上市公司是有一定资产的,只不过这些资产变现需要时间,一下子拿出那么多现金确实有些难。”

据悉,上市公司可能会考虑对旗下房地产资产进行打包处置或者寻求合作方共同开发,从而筹集资金,目前已经在接触一些公司。

折戟海南、北京,资金天使护身

不得不承认,王永红治下的中弘股份有其“先见之明”,只是运气不佳。

在大举展开股权并购的背景下,中弘卓业还曾在2015年计划以58亿元收购海南最大地产项目半山半岛,当时以失败告终。

2017年,重大利好来临的前夜,海南曾掀起一场环保督查,房地产行业受到直接冲击。当时,恰逢中弘对半山半岛项目展开二次并购,结局自然是再次以失败告终。

不仅半山半岛项目屡攻不下,中弘股份在2012年5月拿下的海口如意岛项目也被迫停工整改。

雪上加霜的消息还包括,受2017年“3.17新政”影响,北京商办房被限售限贷,中弘御马坊和夏各庄商办项目销售停滞。其它项目销售收入也大幅下滑。

中弘股份上述人士对市界表示:“海口项目主要就是看政府的通知,只要政府说可以开工,我们就可以开工了。”

对于北京御马房项目,该人士也对市界表示,“这个项目地理位置还是很不错的,在解决完退房之后,可能会做成一个长租公寓,这也符合政府的产业导向。现在主要受到政策影响,北京御马房项目退房有些多,对公司现金流造成了影响。”

确实,类似的项目影响,使得中弘股份本就脆弱不堪的资金链更加危机四伏。

中弘股份的年报显示,中弘股份目前已经拿下遍布山东、海南、吉林、浙江等地的多个文旅项目。其中,海口如意岛项目一期就将耗资129亿元。

▲海南如意岛项目效果图,来自中弘股份官网

这些大型文旅地产项目对中弘系企业的现金流无异于带来重大考验。好在中弘股份实际控制人王永红有江西老乡们的鼎力帮助,为其提供流动性支持。

最近的一次,就是被市场广为关注的200亿元重组基金。

2018年3月19日,中弘股份控股股东中弘卓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弘卓业集团)、王永红、深圳港桥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深圳港桥)签署战略重组协议,发起设立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募集不超过200亿元资金,用于中弘集团重组,帮其盘活资产、偿债。

深圳港桥的董事长与法人正是刘廷安,唯一股东为港桥投资。港桥投资则是中国港桥全资持有的子公司。同时,中国港桥与赖小民治下的中国华融也关系密切。

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5月,中国港桥下属公司与华融金控的下属公司成立两家基金;2017年12月,中国港桥下属公司收购华融投资8800万股股份,占总股本4.85%。华融金控、华融投资均为中国华融旗下成员。

有意思的是,王永红、赖小民、刘廷安同为江西老乡,相识甚早。赖小民与刘廷安是同校同级校友,与王永红曾分别任北京江西企业商会顾问和执行会长。

2018年4月17日,中纪委发布了赖小民个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的消息。当时,就有媒体梳理了与赖小民治下的华融存在密切关系的企业,中弘股份在列。

同时也有媒体曝出,与赖小民一同被带走的还有中国港桥董事会主席兼行政总裁刘廷安。随后,中国港桥发公告否认,称公司管理层能够与刘廷安联络,其正于内地出差。

中弘背后赖小民治下的华融系频现

王永红是赖小民的江西老乡,中弘股份也正是华融的客户之一。

据财新传媒报道,“近年来王永红连续债券违约,危在旦夕,华融在中弘股份也有几十亿元的敞口,且没有什么抵押物。”

市界梳理也发现,中弘股份在资本市场的动作背后时常隐约出现赖小民治下的华融系身影。

比如,2017年年底,中弘股份设立世隆基金并承担差额补足义务等交易事项时,引入的中间级有限合伙人正是华融华侨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和华融(福建自贸试验区)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分别出资9亿元和6亿元。事后证明,此举是为了重启收购海南半山半岛项目。

再如,在中弘股份转型文旅地产的重要一步中,中弘股份曾通过境外子公司以支付现金的方式,向衍昭公司收购其持有A&K公司90.5%的股权,作价4.1亿美元。衍昭是一家注册在英属维尔京群岛的离岸公司,无实际经营业务,其背后也有中国华融海外公司的身影。

中弘济南项目背后也同样有华融支持。

▲中国华融大厦

2016年于9月27日,中弘控股公告称,因归还借款等相关支出需要,中弘股份间接持有的全资子公司济南中弘弘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向华融信托合计借款6亿元,借款期限均为24个月,借款年利率均为9.5%。

在更早之前,2011年,中弘涉足矿业投资时,收购了北京中弘矿业投资有限公司61.54%的股权,并通过中弘矿业间接持有上市公司安源股份16.62%的股权。此项交易背后依然有华融的身影。

这些事例都将中弘股份与赖小民治下的华融联系在一起。曾有媒体指出,港桥集团与华融也关系密切,华融正是通过港桥集团把资金输送给中弘股份等公司,但是此猜测未经证实。

赖小民治下的华融被市场认为风格相对激进。在赖小民案发后,市场就有传言赖小民被查或与违规输血天元锰业等民营企业有关。后来,天元锰业回应称与华融是正常的业务合作。

事实上,市界梳理发现,除了天元锰业之外,还有中国华信、中弘股份、神雾环保、保千里等近期热点公司,都曾通过与华融合作拿到资金,备受市场关注。

4月27日,中国华融新闻发言人曾回应称:华融一直高度重视风险监测和管控,针对舆论较为关注的公众上市公司和其它出现舆情的企业,无论这些客户是否出现重大风险,华融都会在全集团开展风险排查工作。

巨大的债务敞口只能依赖于重组来拯救,正如中弘年报中所说,“如若上述重组终止,公司将继续寻求新的重组,通过重组来让公司尽快摆脱困境。”

至于赖小民被查,对中弘股份重组事宜是否有影响。中弘股份投资者关系相关人员对市界表示,“我收到的消息是对我们没有影响,重组工作正在正常进行。这个重组行为是合法合规的,没有触及政策或法律问题。”

5月7日,中国华融新一届党委召开公司全系统员工会议(视频)称坚决拥护对赖小民个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的决定,坚决贯彻关于“努力将华融公司业务发展拉回到正常轨道”等上级重要批示精神,在业务发展上回归本源,在思想行动上回归初心。

岂止于华融要“回归”,对于中弘股份,以及赖小民、王永红同样应该思考回归的问题。毕竟,潮水退去,伪装不见,大佬们身上的劣迹裸露在阳光之下。

来源:市界(newsseeker) 作者 | 甄祥晴

实时行情、7*24资讯追踪……一站式贴心投资服务,尽在腾讯自选股APP。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